<acronym id="pd4ik"><address id="pd4ik"></address></acronym>
    <dd id="pd4ik"></dd>

    1. <tbody id="pd4ik"></tbody>
      <th id="pd4ik"></th>

    2. <em id="pd4ik"></em>
      關注微信
      小程序

      充分存量競爭的小麥機市場還有機會嗎?

      作者:李勇 本站發布時間:2021年03月02日 收藏

        眾所周知,輪式谷物聯合收獲機(大家常稱為“小麥機”)是最早進入存量市場競爭的傳統農機產品之一,也是太多中國人記憶里不可磨滅的最清晰烙印,小麥機率先改變了傳統農業耕作方式,讓小麥收獲由面朝黃土背朝天的人工鐮刀收割、捆扎、搬運、晾曬、碾壓、揚場等一系列操作,變成了收割機一次性完成,正是小麥機的推廣,讓農民的“三夏”不再難熬。

        與農機產業調整同步,自2014年開始,小麥機全面進入存量市場,銷量逐年回落,但是大型化、智能化趨勢逐漸增強,市場增量主力以存量更新為主,據不完全統計,2020年,國內小麥機整體市場銷量依然保持在2萬臺以內,年需趨穩的市場運行特征仍在延續。

        縱觀小麥機領域長期以來穩固的供應鏈體系以及固化的產業模式,在新生需求萎縮、數字化融合、互聯網助力等因素促使下,也面臨著新的挑戰,如何才能“紅海”突圍?

        回望:造就樣板,乘借政策東風,還是發力于內生需求?

        我國農機行業發展歷程中,小麥機市場這一細分領域,在不同階段都有著鮮明個性特征和獨特時代烙印,談到小麥機,就不得不先說小麥這一我國重要的糧食作物。

        作為我國四大主糧作物之一,小麥一直是北方特別是中原區域百姓的重要主食來源,能否可吃上白面,曾一度被作為人們生活水平是否富裕的衡量標準之一,不管是冬小麥還是春小麥,在中國農業領域的重要地位也是不可撼動的。90后以前的北方人,或多或少地能夠體會或經歷到小麥人工勞作的艱辛,尤其是小麥收割時節,正值一年中最熱的“三夏”,烈日炎炎,曬得整個大地滾燙無比,這時,老百姓往往會說,去地里干活,汗珠子掉地上“摔八瓣”,但是,搶抓農時,越熱越得搶收,就怕遭遇連陰天,搶收不及時就會導致小麥受潮、霉變甚至發芽。小麥機的應用與推廣,徹底解決了這個農業難題,開啟了劃時代的機械化革命。

        國內小麥機的推廣源于2000年上下,快速增長的大幕開啟于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政策開始實施的2004年,在政策助力與用戶剛需的雙重作用下,市場銷量迅速增長,在經歷了市場積累、規模形成、更新升級、市場飽和、格局固態、存量競爭等一系列過程后,小麥機市場進入高質低速的常態運行,整體看,國內小麥機市場發展歷程可分為四個階段:

        第一個階段,90年代末到2004年,可以稱作市場積累期,小麥機技術引進、消化以及初步國產商品化在這個階段完成,市場銷量不大;

        第二個階段,2004年至2009年,為市場平臺搭建期,在補貼政策推動下,市場需求潛力激發出來,這個階段是名副其實的補貼主導期,市場表現跟隨補貼額度變化跌宕起伏,極不穩定,這個階段出現的標志性時間節點最多,首先是2005年,這一年,國家補貼資金由2004年的0.7萬元上升到3萬元,創國內農機補貼史上328.6%的最大增幅,當年小麥機市場銷量由上年的1.7萬臺上升到3萬多臺,增幅達到了83.53%,這一增幅也成為了后續14年里最大增幅;二是2007年,伴隨著2006年底國家公布取消小麥收獲機購置補貼,2007年創造了同比下滑51.97%的近16年最大降幅;三是2009年,當年補貼資金由2008年的40億元一舉進入了130億元的百億元通道,小麥收獲機也因為變相補貼小麥、玉米兼收一體機而出現大爆發,當年銷量超過6萬臺,達到了小麥收獲機市場有史以來的年度銷量頂峰;

        第三個階段,2010年至2013年,需求穩定平臺期,自2010年開始,小麥機連續3年的年需求量維持在4萬臺左右,據統計,截至2013年,國內稻麥收獲機械社會保有量113.4萬臺,已滿足需求,市場完全飽和;

        第四個階段,2014年至今,存量競爭常態期,在農機產業結構調整升級的大背景下,小麥機全面進入了逐年銷量連續下滑通道,市場增量轉向存量更新,2018、2019、2020連續3年,年度銷量維持在2萬臺上下趨穩運行。

        如果把小麥機市場的發展歷程比作國內農機行業的成長樣板之一,相信沒有人反對,在小麥機市場的萌芽、起步、繁榮、飽和、低速常態化等全過程發展經歷中,我們感受到的是小麥機收率的快速躍升,感受到的是機械化帶來的劃時代革命,感受到的是機械工業的進步力量。國家補貼政策驅動、跨區作業創收、土地集約化、合作社及家庭農場興起等一系列因素,在不同階段共同成就了差異性的產業特征,推動了小麥收獲技術與產品升級,也成就了谷神、谷王、沃得、中聯等一系列知名品牌,不僅如此,針對小麥機收時間集中、作業周期短、作業區域推移等特點,雷沃重工率先開啟的跟蹤式服務,引發了“三夏”集中服務這一保姆式服務模式的推廣,并依托互聯網給農機服務插上了智慧的翅膀。

        展望:破局成規,沒吃上“增量”的肉,能否喝到“存量”的湯?

        當我們回過頭來看歷史,能夠發現人類歷史的經濟主題從來只有兩個,一個是增長,一個是分配。普遍高增長時期,大家的注意力放在“效率”上,主要考慮怎么更好更快地烤出蛋糕;但當增長機會少了,大家的注意力一定更傾向于“公平”,要考慮怎么更好更合理地分配現有的蛋糕。

        斯坦福大學歷史學教授沙伊德爾在《不平等社會》一書中寫到,人類增長的漫長歷史告訴我們,增長和分化就像“人”字的一撇一捺,快速的增長總是伴隨著劇烈的分化。越增長,越分化,這向來是人類歷史的一個必然規律。因為在整個社會分配體系中占據優勢的人,掌握著生產資料、生產要素的那些人,往往就會獲得更多的增長果實。

        眾所周知,國內小麥機市場頭部品牌主導的格局存在已久。2013年之前,谷神一直處于行業絕對壟斷地位,鼎盛時期,占據了市場70%以上的市場份額。谷王小麥機推出是在2011年,經過不到兩年培育,2013年進入第一梯隊,與谷神小麥機分庭抗禮,快速搶奪市場份額,國內小麥機市場競爭格局由“一家獨大”變成了“兩大共治”。

        以后連續幾年里,谷神、谷王兩大品牌小麥收獲機銷量占據了市場超過75%的份額,處于第二梯隊的沃得、中收、春雨等與之相差甚遠,這兩個品牌不僅是小麥機市場競爭的風向標,而且是引領產品發展趨向的領頭羊??v觀小麥機服務模式建立與發展,是以雷沃、東方紅為標桿的,每年,從4月下旬小麥開鐮收割,到6月下旬麥收結束,小麥機服務大軍根據不同區域作業時間,跨越四川、陜西、湖北、安徽、河南、江蘇、河北、山東等地,為機手提供跟蹤式服務。

        2020年,8kg/s、9kg/s小麥機產品引領主流市場,市場銷量品牌集中度進一步增強,三夏服務繼續成為農機行業運行的耀眼名片。頭部企業快速發展,腳部企業卻面臨著“末位淘汰”的危險,企業數量在快速縮減,2015年以來,生產企業由36家逐年減少到20余家,經銷商數量從1725家減少到了目前的1100家左右,市場洗牌殘酷程度可見一斑。

        如果說在“泡沫”年代仰望星空可能更重要的話,現在腳踏實地、聚焦產品、滿足用戶需求才是正道。直面產業格局穩固、競爭區隔鮮明、品牌效應主導、服務及時性要求極高等個性特征,小麥機企業只有找準定位、緊跟市場變化、細分區域、培養忠誠客戶、打磨作業可靠性強和性價比高的產品,才有可能贏得市場競爭。具體而言,有幾點值得關注:

        一是,產品再升級。既要保證產品作業可靠性,又要保證產品先進性、智能化與多功能,比如,時下,國內小麥收獲機產品由切流滾筒加縱軸流單、雙滾筒脫粒分離技術過渡升級為縱軸流滾筒脫粒分離技術,不僅能夠收小麥,還可以收玉米、油葵、大豆、油菜等作物,用戶要希望產品高效節能,這都值得所有制造企業高度關注;

        二是,服務再升級。在做好田間地頭服務的同時,要擅用“互聯網”,實現線下、線上互動,最可量化衡量標準就是,讓手機變成有效的“服務工具”,進一步提高服務的及時性及便捷性;

        三是,品牌培育。針對小麥機市場品牌識別度和用戶品牌認知度高的個性化特點,任何一家企業想獲得用戶認可,都要在確保產品品質過硬的同時,找準目標市場,不遺余力地做好品牌培育,培育品牌專屬區域和品牌忠誠用戶,尤其是二三線品牌,要采取靈活的營銷策略搶占市場份額,促進自身品牌成長;

        四是,關注后市場。進入存量競爭市場后,小麥機后市場的價值效應愈加顯現出來,任何一家小麥機企業都不能不關注后市場,比如二手機交易、通用配件需求、差異化專用配件加工、屬地化服務保養等,做好了都有可能創造不菲的價值收入;

        五是,提供解決方案。做小麥機業務,必須完成從單純提供產品向提供全套解決方案轉變,從耕、種、管、收、烘、貯、加工等全過程給予機械化助力,同時,要針對小麥秸稈打捆回收、飼料化、肥料化以及加工再利用等達成一系列機械化解決措施,不管是聯合相關企業抱團打造生態圈,還是規模企業拓展業務范圍,實施復合式經營,形成一體化服務大有必要。

        固然,企業經營模式多種多樣,并不限于上述方法,但是,業務的核心本質與關鍵要素是不變的,那就是產品、市場、用戶、需求滿足、產業進步……唯有踐踏實地、不斷創新,才能找到合適的發展路徑。

        無工業不大國,制造強則國強。我國正在推進高質量發展和雙循環新發展格局,一方面,高質量發展意味著必須要調整、淘汰一部分不再具有比較優勢和競爭優勢的企業、行業和產業;另一方面,全球化競爭格局下,倒逼我們全力推進供應鏈調整和產業結構升級。著眼未來,小麥機產業優勝劣汰、質量升級的進程在加快,唯有競爭,才能更好地推動產業進入發展新階段,任何企業,不管實力如何、規模大小,都不能松懈,因為國內農機產業比肩全球一流水平的征程還很長,需要全體農機人的不懈努力。

      分享到:
      新聞來源地址: http://www.wilmerv.com
      • 暫無評論
      加載更多
      2020国产精品极品色在线,亚洲国产区男人本色,精品无码AV人妻受辱系列
      <acronym id="pd4ik"><address id="pd4ik"></address></acronym>
      <dd id="pd4ik"></dd>

      1. <tbody id="pd4ik"></tbody>
        <th id="pd4ik"></th>

      2. <em id="pd4ik"></em>